EZ

这里易子,正直声明:从不开车

【天吉】坦白(一)

ps.
1.本文设定:天海房东,小吉房客。每段文的视角不一,仅仅是一些想象,并且有大段大段的内心独白,没有很特别的剧情。AU设定(不走原著路线),文笔青涩且ooc大量,文仍然要大修
2.非常感谢有人评论和指点错误,但拒绝恶意倾向的评论,第一次写天吉很紧张。
3.本文占天吉tag但不描写任何明显的cp倾向,非常想看cp发糖的看官移步。
4.本文有不少的语句引用皆以标明。
_
_
First talk:倘若你做出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坦白过去你所做的一切,并且你不会惧怕有谁会因此对你做出改变,那么你是否有想过你会对你自己的未来做出怎样的改变呢?


那黑暗如同深渊一般,像是画笔蘸着极浓的颜料和着很少的水一层一层涂抹在他的眼前。刚刚醒来,眼睛还不能适应黑暗,他几乎什么看不见,他起身想开灯,却发现灯不亮。

哦……灯坏了。

他干脆躺在床上不起来了。此刻全无困意,他直直盯着上方天花板的地方,一会儿觉得眼睛酸痛就眨了眨眼。他已经习惯用这种方法来消磨时间了。一片漆黑,越是深不见底,越给他一种要死死盯着的执着——他幻想着那黑暗中到底会浮现出什么。

黑暗,真是奇特的东西。它像沼泽地,或者说,一个可怖的无底洞。肯定有人在那挣扎过,就像白杨和芦苇曾抵抗过这片沼泽然后立定、生长、繁盛。只是那人永远看不到了,沉下去的那一刻,他看到的是一片土黄的希望和绝望。〔1〕

而此刻,他似乎看到了。那是晨曦一点一点地洒开,一点一点中和了黑暗,原本不清晰的天花板,此刻就可以看到它的轮廓,渐渐地露出了真迹,最终一切都清楚可见了。天亮了。

自己原来发呆了这么久吗?

他起身穿好了衣服。头有些晕,但还是得开始新的一天。不过在这之前,得叫醒隔壁房间的某人。

尽管很早就没有睡意,但眼睛仍然酸痛着。他一边揉着,一边拉开隔壁的门。

“唔,早上好…王马君,要起床了——”

然而尾音归为了无声。

偌大的房间里没有一人。

他看着凌乱的被褥,一言不发,随后转身拉上了门。
王马他大概又是晚上跑出去了吧。不过天海并不关心他去哪了,因为这件事本身平常得很。

王马小吉很忙。

当然天海也很忙。

不,现在有谁不是匆匆忙忙的呢?

世界,就像一个沼泽地,每天一点一点地吞噬着他们,一点一点,直到某一天把他们整个淹没。这种机械的循环往复导致其他许许多多与他擦肩而过的人对于他自己来说,仿佛都不是重要的,也让他感觉到似乎只有他一人活在逼仄的自我空间里。正因为如此,他才去冒险。他想要近距离接触到世界的宽阔之处,想要从狭隘中解脱。

这样的做法,或许会让他挣扎的时间长一点也说不定吧。

不过……王马去哪了呢?要不要问一下?

天海拿起桌上的手机,开始翻找着联系人和号码。
呵,算了吧。

他点开了另一个号码。

“喂?不好意思打扰你了。这边的灯似乎坏了,可以请您来修一下嘛?啊,谢谢,这里的地址是……”

王马小吉是天海的房客,与天海也是昔日的同学关系。虽说同住一座屋子,但两人每天能互相见到外加闲聊的时间几乎不到3个小时,因为两人各自的奔波,有时天海都来不及收房租,但意外的是王马总能在每个月的某一天里让天海收到房租,并且从不欠交。实际上王马自己也知道,即使他推卸房租,天海也不会把他催的很紧。因为天海向来不缺钱,仅从他所戴的一堆名贵首饰可以看出,况且不会有人把一个在这种时代明明知道要定期收房租还死命往无人岛或者不知名的山谷洞穴跑并四处冒险这样的人定义为穷人的。

不过说起来,天海出租房间的目的也许只是想自己挣一点钱而已,又或者……?

但这并不是王马想耗费多少时光去思考的问题,他一点儿也不在意自己的那个有钱极了的冒险家房东先生的所思所想,或者说他并没有这种精力。

夜间,又一次收到了同事的工作请求,他又一次在凌晨一点的时候从被窝中起来,确定自己没有吵醒到隔壁的房东后出了门。

此刻,街道上已经没有什么人了,只有路旁的路灯矗立着,还发着摇晃明灭的微弱的光。月亮在此刻的黑夜之中显得格外满而明亮,月光漉下浸润了他,把他的影子拉得格外地长而摇曳。耳畔似乎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一片死寂。但他知道,这深夜里一片寂静,是因为他还没有听见声音。站在光里,背后就会有阴影。

在这世界,没有一件事情是虚空而生的。〔2〕

死寂,极其的死寂,只会让人更加忐忑不安。

等再次回到家里,已经是傍晚6点了。正巧赶上天海已经准备好晚饭(或许不是天海自己准备的?)的时间,他顺理成章地坐在桌旁和天海一起吃。

桌上是鸡肉火锅,放了蒟蒻粉条和葱,外加烤豆腐和鳗鱼干。

“话说……王马君是半夜出去了吗?”吃饭间,他被天海这么问道。

“嗯,工作去了。”

“呼,这可够疲劳了吧。”

“nixixi,天海酱的话未必撑得住呢,我是好得很。”他讥讽地说着。

“是呢,毕竟我经常出去玩嘛。”

“那还真是悠闲呢。”

把拿自己生命作威胁去冒险说成出去玩可真是谦虚呢。
“啊,话说回来,之前灯坏了,虽说修好了,用的时候还是要小心一点,毕竟已经用了很久了,以后打算换掉算了。”

“哦——”

其实……就是王马故意弄坏的。

“那,今天晚上还有什么事吗?”

“当然没啦,可以好好睡一觉的。”

“这样啊……”天海不再问了,专心吃起了火锅。



——以上,王马对天海的回答全部都是骗他的 。

在这世界,没有一件事情是虚空而生的。
————
〔1〕:出自《芥川龙之介全集》。
〔2〕:出自《坦白书》。

评论(3)
热度(30)

© EZ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