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Z

这里易子,正直声明:从不开车

【天枫】夜

ps.灵感来自《清晨》。

天海未料到自己在这清闲的假期里伏案的无趣枯燥,暗暗惦记着远方朋友的状态维持了极长的时间。

玄关“哗啦”一声被拉开,他忙掩饰着自己激动的心情去迎接客人。

“啊,抱歉,没打扰到你吧?”

门外站着的,是天海的朋友赤松枫。

“没事的,没事的。”

闲聊寒暄都已过了,不知不觉演变成了他与赤松一起出去玩了的状况。

他被一家饭店所羁绊,便同赤松一起进了店。店里上了一小碟花生,两串烤鳗鱼,蟹田的特产蟹脚,炸猪排,生鱼片和田薯饼。是不错的饭菜,双方都吃的津津有味,天海也没想到赤松的食量不小,只觉得她还没吃饱,便对自己少点了菜有些许歉意,只是赤松像是一点也不在乎,先是夸赞了这家店的饭菜美味,也夸赞了天海的眼光之好,一再邀请他去她家里作客。

“不必了,不必了。”

他摆摆手回答道。

然而赤松的热情出乎她的意料。也多亏她的热情,天海也见到了赤松的情人——最原终一。

天海曾听赤松多次提到她的情人,她当时是用微微嗔怪的语气描述着对方的胆子还不如自己大。尽管天海第一眼看到最原时也有这个想法,但能从他的眼中捕捉到几分坚毅。

天海一再祝贺了两位,三人便开始聊了一会。再后来百田解斗也来访了,他向来是大大咧咧的人,一看到三人围坐着,一激动就拿出了酒来喝。天海本来就不喝酒,莫名其妙被百田逼灌了不少,头顿时晕晕的。

这之后,赤松看天色不早了,说要不住下吧,可那时天海依然在同头晕抵抗着,压根没听见别人在说什么。百田是立即回绝了赤松,而天海的眼前已经恍惚起来。

他隐约是说了声“失陪”,便离开了饭桌。莫名其妙地,他就走进了一间房间。他此刻头不仅晕,还愈发地胀,眼皮快分不开了,也没多想些什么就直接躺着睡了。

半夜,在一片漆黑中天海忽然醒了。有几秒他以为在自己的家里。可动了动身子,他才发觉自己的失态。

遭了,床铺都没铺好,怎么行呢!

他暗自叫苦,起身想寻找门,一片漆黑中摸索到便拉开了,结果是另一个房间的隔门,正巧这一拉开便惊醒了里头躺着的赤松。

黑暗中,他听见了极其温和的声音,略带几分疲倦。
“你这样不冷吗?”

“不,不冷。”天海拧着电灯的开关,不料却没有反应。

“停电了。”赤松说着。

这可不妙。

“你可以点个蜡烛。”赤松轻声提议道。

“嗯是嘛。”天海点了点头,“我本来也有点怕黑。”他撒谎着。

“那就放在书箱上吧。”

他顺着微弱的光铺好了床铺。

这屋子里只有天海和赤松两人。百田是带着一身酒味回家的,最原中途接到案子又奔到现场去。听赤松曾描述过,他总是这么忙。

“晚安了。”他对赤松说着,“再睡一觉吧。”

“嗯,你也晚安。”

火焰闪烁着,烛身变得愈来愈短了,可此时天海却毫无睡意了,像是酒醒了,愈发地神智清楚。

——清楚……之前要是有这般清楚就好了。

火焰暗下去了,像是与冷风痛苦地搏斗着而颤抖晃动,一点一点,晃动得更加厉害了,在那一瞬间的明亮过后,倏地消失殆尽了。

此刻,天海小心翼翼地摸索着,推着,没发出一点声音。

他已离开了这座屋子,准备回家了。

评论
热度(5)

© EZ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