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Z

这里易子,正直声明:从不开车

画家

灵感来自《画家》
写的玄幻极了。(哭笑)
-
-
-
-
-
-
-
天海踏在木板上,清凉的海风夹杂着咸湿的飞沫拂过他的脸颊,扬起白帆浮动起蔚蓝的浪花。即便困倦的双眼依然被这苍茫的水波洗涤至清。

大海对他总是有着特殊的意义。

它常常伴随着无法估量的神秘感,但仿佛能看透他本身的心事——即便他不能肯定这样的能力是否确凿,但仅仅只是望向它时,就有一种莫名的平衡感。就好像他对自己的认知之少与对大海的认知之少是平衡的,此刻就如同对立的两个人一般,彼此试探,彼此对彼此不了解,但本质是相同的。

是的,他并不确切地认识自己。

他服从大脑的命令来行动。可他并不知道这些命令内容的原因和意义。

而此刻的冒险,也只是命令的一环。

这种对于冒险的执着,这种热忱,比起之前任何一个命令都要难以违抗。他隐隐感觉到这其中的蹊跷,因而他认定这是关键的一环。

他开始四处奔波,漫无目的——或许目的只是想在其中寻找认识自己的线索。

他能够通过海水映出的倒影中看到他浑浊的眼神。那时他就是那样迷茫着的。

当然现在也是。

他的某些行动也会根据现在的状况来改变,因而显得他更加漂泊不定。

就像现在这样,他抬起头,看到了异常灰暗的云布满了天空,紧接着是突如其来的的巨浪翻滚。

长条的浪花抛上甲板。在惊涛拍岸之中船开始大幅度地摇晃。他深深感觉到对面的人的汹涌和狂躁,仿佛有着撕碎一切的架势向他冲来。他感受到了刺鼻的咸味,嘴中也涌入了令人极其难受的味道,耳畔则是巨大的隆隆声,仰头面向灰色的一望无垠、令人生畏的天空。

此刻能给他平衡感的对方即将要吞噬他了。他这么想着,眼中只能看到一片灰黑。

猛然间他看到了一点光芒。

太阳?

不对。太阳比那个位置高多了。

硬要类比的话,那就是曙光吧。

那是一道穿梭在青黑色的大海与夜幕之中的曙光,浩渺的大海更加映衬出它的光明,耀眼得似乎唾手可得。像是虫洞将他和岸边的距离拉近了一个多世纪一样。

而天海也不记得自己是如何在那样危急的时刻拼命把船驶向那道曙光。

他只知道,当他醒来的时候,他能确信他获救了。


夜长安吉要为海边的一家酒吧创作一幅壁画。

她带了颜料箱、画笔、梯子。她走到酒吧那儿,来到了那面巨大的黑色墙壁前从口袋中掏出了一枚锯齿状边缘的硬币。

她拿着硬币和颜料开工了。

她用硬币在墙上割出了长长的白色线条,再用刷子飞快地绘画着。

几番涂抹之中,黑色的墙壁上出现了一座灯塔,一座坚实的灯塔,它矗立在岩石间,照亮了海面。

那幅产自超高校级的画家的灯塔,会让船上的海员躲过海难。

评论(4)
热度(6)

© EZ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