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Z

这里易子,正直声明:从不开车

雕刻家

主要人物 夜长安吉和天海兰太郎
友情向(?)
一切都源于天海的冒险历程
灵感来自小短文《雕刻家》
-
-
-
-
山高高耸立,像是劈开了大半个天空,染成它自身的深棕色,借着蔚蓝映衬自己,云彩蒸腾盖住了整个山巅。

不久以前,山顶上还是一片被烧毁的森林。一场常见的火灾袭击了那座山——滚烫的火焰侵袭了曾经被大片大片的树林覆盖着的茂密,将其中挺立着的巨人灼烧至乌黑而干裂,便使得如今只剩下一棵棵被推倒、烧断的树干,皮肤皲裂仿佛破碎的陶瓷,木屑洒了一地,只有根部还倔强地刺入泥地里,也不知在这焦灼的土地上还能寻找到什么养分。

夜长安吉多次登上山去。

“是神大人让我上去的哟。”她这么说道。

“啊,你问什么?”她用疑惑的眼神打量着他。

“是那些树啦。”她笑吟吟地指着山顶方向,“在装死。”

登山行动持续了两周时间,这之后她就再也没去过山上,只是有时会以“神大人”这样的借口来向天海解释这两周来手上的伤痕和衣服上未弹去的碎屑。

“呐,天海君知道这场火灾是怎么发生的吗?”

“唔,那里不是时常发生火灾吗?”他故作随意地嘟囔着。

“但是神大人告诉了安吉引起这场火灾的主谋了呢!”

“深色头发的少年。”她夸张地笑着。

“是一个小丑哦。”

再往下说去,他就有些听不懂了,但总觉得这样的描述对他来说很是熟悉。

次日,好奇心驱使着他爬上了山顶。
登山到一半,他才发觉自己如同傻瓜一样任由好奇心控制了——山顶上除了那些树干之外就什么都没有了吧,倘若真是如他所幻想的“野兽”……那安吉也回不来了吧。她手上的伤也只是因为擦到树干才形成的吧,因而木屑也会沾到她衣服上了啊。

他就这么简简单单地思索一下,答案不就很清晰明白了吗?那么此刻,他踌躇于半山腰的意义又是什么呢?

他还是继续爬了上去,尽管他知道这是一个明明考虑过后依然选择了愚蠢选项的举动。或许他也明白,这种流淌在他心底的对冒险不经意间的兴奋感会逐渐并持续左右他未来的抉择。

山顶上,他没有料到的演出早就在他抵达前开始了。

被烧灼过的巨型树干如今变成了小丑,一顶帽子、两条腿。小丑叉开双腿,在门口迎宾。参观者进入场内,视线从一棵树滑到另一棵,那些扭曲得组成了一个个熟悉的形状的枝叶缠绕在他的身侧,仿佛是故意让他能够看清深处隐匿的宏大舞台

——那些从废墟中立起的木头身体在废墟里快乐游戏。

全然不顾参观者诧异的眼神凝望着这一切,直到视线再次回归到开场的小丑身上:大鼻子蓬头发以及那极其玩味的咧嘴大笑。

评论(4)
热度(5)

© EZ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