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Z

这里易子,正直声明:从不开车

【天真天】疯狂时期的大海

ps:天海冒险的所见所闻。
还有玄幻色彩,毫无逻辑的文。灵感来自《疯狂时期的大海》。

大海在疯狂的时期会给人带来无穷的烦躁。

天海兰太郎在旅行途中暂时借宿在这个小镇
上,他早已听小镇的居民告诫过,差不多1月底的时候,大海就会疯狂地把大批大批的垃圾冲到了小镇上。此后所有人都会被它那喜怒无常的坏脾气传染,并且这个情况会一直持续到下一年的12月前,最好让他做好心理准备。

每过8点后,小镇上的所有人大都进入了梦乡,因为到了那个点,镇上稀少的路灯就会自动熄灭。
因此天海能有偶然的几天来享受早睡的幸福,虽然他已经预料到自己可能要忍受并未习惯的垃圾散发出来的恶臭味。

然而奇怪的是,这一年的大海风平浪静,没有一丝要发脾气的迹象。在刚来的第一天,在大片大片的阳光照耀下反而显得愈发平和与闪耀。

甚至,还有散发出一股玫瑰花香。

他喜欢冒险,对什么气味都非常敏感,并且能肯定那是从海上传来的味道。

他起得很早,似乎内心深处被好奇心所驱使着莫名的兴奋所填塞,因而有些辗转反侧的举动。此刻,和煦的微风吹拂过一片草地,松软洁白的云朵缓缓移动。远处还未升起的太阳与波纹所交织的地平线上微微闪烁着微弱的光芒。

紧接着就是若隐若现的玫瑰花香。

“现在还不是玫瑰花开的季节吧。”他摇了摇头。

“呵,什么玫瑰?”一旁早已起身的女主人问道,她是同意让他借宿在此的好心人。

“您没闻到玫瑰的香味吗?海边散发出来的。”

“我都不知道玫瑰是什么味儿。”女主人俯身打扫着地面,“这儿淹死的人也许有这股味道。”

他不自觉地笑了笑。

她说的没错,这里是个贫瘠的小镇。土地硬梆梆的,因为含有硝土的缘故,都裂开了。偶尔会有人从其他地方带来一束花,以便在葬死人的地方把花扔进海里。

“所以您闻到了吗?”

“我只闻到一堆垃圾的味道。”

“那真是可惜啊。”

“只是如果这气味让你觉得好闻的话,那就一定不是从海上传来的。”

海浪又波及到了岸上,差点碰到女主人的脚,使她的眉头紧锁,“噢,这坏脾气的。”

下午,他转悠了一圈便在一家店外摆下的椅子上坐下。面前的桌子上摆着散乱的棋盘,大约已经下完了好几局棋,尽欢而散了。他用手撑着头,静静地俯视几近蜷缩皲裂的土地,遥望着线香般的烟云融入一望无际的天空中,化作迷蒙的雾霭。

“欸,我真没想到还有和你一样来这儿旅游的人。”

他回头看去,是女主人家的女儿正从集市上回来。
接着她开始向他叙述这同天海一样来这里旅游的怪人。尽管她的叙述杂乱无章,但他依然从其中的只言片语中感到了这个人的非比寻常。于是他要了那个人的地址并拜访了他。

之后他才知道,那个人的名字叫真宫寺是清,而且他已经搬到这儿好几个月了。他的住得离女主人家很近,但他的住处规模是女主人家的两倍大,却摆满了破烂不堪的书和写有奇谈怪论的纸张。

金色的眼睛仿佛透露着深邃无边的思想,特殊的服装表明了他并非本地的居民。

天海同他聊的很好。天海把他一路上的经历都告诉了他,并惊异地发现这位怪人的见识之广。

他也告诉天海,他今后会每年定期来这个镇上居住一段时间。他时不时赞叹此地大海的美丽,可天海从他赞叹时干枯的眼神中看出来他并非对大海有特殊的情感。

他开始在这位怪人的住所里走荡。在几分钟的细心观察后,他终于发现了并非是书本的东西。

那是一张图纸,上面是一个图案,写满了各种标注。倘若再多观察那个图案,就可以分辨出那应该是一座建筑物,类似宫殿一样的建筑外貌,印在蓝色底色的图纸上。

“这是什么?”天海问他。

他只是敷衍地回答那是他最喜欢的建筑,他见过但忘记了住址。

于是天海没有再追问他,又同他聊了些别的话题后便离开了。

此时已经临近夜晚了。

漆黑的夜幕中的几点星光映在平静得没有一丝波澜的海面上,柔和的自然的光芒进入了他的视线之中。他盯着令人沉醉的海面好一会儿。

或许黑夜更加能衬托大海的蓝。他想。

渐渐地,玫瑰花的香味又开始袭来。

那股迷人的花香。

他的脑海中忽然迸出了什么,很快他整个人都有些发愣起来,随后他开始疾步,奋不顾身地跳入了海底。

他开始径直往前游,然后钻进水底,愈来愈深,直到见不到阳光,最后是黑洞洞的一片,除了水里那些自身带着光亮的东西外,其他什么都看不见。

最后,他看见了一座耸立着的雄伟的皇宫,如同梦幻一般这样出现在了他的眼前。殿前摆满了各种不同品种的玫瑰花。


水下,有一座皇宫。

倘若再凑近一点的话,还可以看到一行字:
“是清,献给最爱的姐姐。”

评论(1)
热度(25)

© EZ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