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Z

这里易子,正直声明:从不开车

【安艾】幻听

ps:一个短打。私设一堆

灵感来自官方预告。

我看到了卡米尔。

那样的速度,那样的冷酷。

那分明是雷狮海盗团中拥有最洁净的蓝色眼眸的人,没有雷狮的狂傲,没有帕洛斯的狡诈,没有佩利的疯癫。但那过分的冷淡如同大海即将狂浪滔天前的平静,无限的恐慌和不安冲进我的脑子里,那时只觉得全身冰冷,下一秒就被卡米尔一拳打飞。

他狠硬的拳头打在了我的腹部,恶心感疯狂地涌来,我不知道自己那时候是怎么忍过去的。我感受到一阵无法阻挡的推力,猛烈的疼痛刺激着我让我意识还能清醒。我隐约听见了自己骨头断掉的声音(也可能是错觉),那声音简直和折断一根树枝一样,那么响亮,那么轻而易举。我听见了在嘲笑自己弱小的呼呼风声,听见了佩利的讥笑和帕洛斯的冷哼,听见了几乎可以刺破耳膜的撕心裂肺的叫喊,大概是埃米的,但也有可能就是我的声音。

我的整个身体被那股推力甩到一睹冰冷的墙上,只觉得头部一震,随即耳畔传来利刃锐刀相互攻击的嘶嘶声,但下一秒我就发现这仅仅是我耳鸣了。由于腹部的打击,倒下的我因为痛苦而身体蜷曲着——这是我在很多动作大片中看到的场景,血会从他们的嘴中流下,时不时伴随着玻璃的碎裂声和被攻击者的呻吟声。而攻击的人会傲然欣赏那些人倒地时的痛苦不堪,用地上的血迹映照自己的强大。

我能看到卡米尔红色的围巾随风摇曳,不太明亮的室内让我觉得那围巾是血色的,像欲干未干的血,好像暗示着我的死亡,因为我的视线已经开始模糊,耳畔又发出了莫名其妙的轰隆声和利刃出鞘般的声音,我没有预想到自己的耳鸣已经这么严重了,但下一刻我就觉得自己不是耳鸣而是幻听。

“恶党。”

这句话很响,也有些耳熟,但这声音出乎意料地冷,比起卡米尔刚才的眼神还要冷酷上万倍。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幻听,那声音又徘徊于真实与不真实的边缘,离我很近却又好像很远,一度让我觉得我可能在做梦。我估测卡米尔会再次攻击,帕洛斯和佩利会再此喝彩,结果现在我都听不见这三人的声音了。佩利的吼声没有了,帕洛斯的冷哼消失了,甚至卡米尔的脚步声我都无法听见,耳中充斥着不属于这三者的声音,也只有这个声音,盘踞在我的脑袋里。我听出其中的冷酷,但那冷酷并不指向我;我也听出其中的温和,那份温和在逐渐向我靠近,促使我去捕捉它,去依靠它。

“对不起,艾比小姐。”

那人喊出了我的名字。

“我来晚了。”

尾语:肯定要被打脸吧。

看到预告里,卡米尔打到艾比的时候……真的难受。

评论(7)
热度(39)

© EZ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