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Z

这里易子,正直声明:从不开车

【凹凸世界/安雷】塞维利亚

ps:现代(旅游)paro+凹凸大赛的一些设定,安雷cb倾向。(其实雷狮出场极少)

他们无所畏惧地浸泡在无穷无尽的战斗之中,依靠战斗背后明明脆弱却又无比坚定的信念坚持下去。

安迷修看见了。

那天,绚丽闪亮到可怖的雷电完美地映衬了那诡秘的紫色虹膜下的讥讽、不屑与狂妄。

他纯粹而又湛蓝的眼睛在两手分别握着的刀后显现,迎上雷狮傲慢无比的目光,纵然想先发制人的那股冲劲猛地袭来,他依旧保持理智谨慎地挥动双刀,压过雷狮的一连串攻击。

可他还是忍不住了。

“停手吧,雷狮。”安迷修躲过雷狮的一道攻击,向后退了几步同雷狮保持一段距离,“这样的战斗没有意义。”

雷狮没有作声,斜着嘴露出一个笑容。

他向前走了起来。

那天,安迷修看见了。

那个熟悉的面孔,头高傲地昂起,同他的手下无恶不作的,被他称为恶党的海盗团头领,用那紫水晶般的眼睛,几乎要将他拽入万劫不复的黑暗深渊,他的眼前已经开始模糊,尽管内心一遍一遍地暗示自己的身份,以及自己要保护的人,但这种暗示根本无济于事。头顶的雷电轰隆作响,乌云密布,仿佛正酝酿一场暴雨,欲洗刷方才战斗的血腥味,却最终被黑暗吞没,陷入无声的沉寂。

当安迷修睁开眼睛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白色的天花板。他用手撑着身子坐起来,只觉得自己的身驱好像虚弱无比。环顾四周过分整洁的家具和地板,他幡然醒悟自己身处一家之前预定的旅馆中。安迷修揉揉迷糊的双眼,被自己逗笑了:自己居然能梦到和雷狮打架,真是太可笑了。

我就那么喜欢打架吗?

他这么问自己。

不,我应该是喜欢保护那些需要被保护的人。

他在镜子前整理自己的着装,颇有耐心地翻好白衬衫的衣领,对镜中的自己露出一个自信的微笑。该出发了。

他走在步行街上,能瞥见金色头发的白人之中夹杂着有小麦色皮肤和黑色卷发的人,他们步履匆匆,同安迷修擦肩而过。耳畔传来细琐的几声“Amigo”(朋友),尽管安迷修并不能听懂,但凭着使用的频率之多也可以猜到是本地语言的常用词汇。


是的,安迷修在西班牙。在别人看来他在旅游,但他自己不这么觉得。

沿街都是桌椅,还有围坐着的人,以及桌子上一大瓶的啤酒。这儿的小酒铺多得过分,特大号的啤酒杯在那些人手中晃动着,酒香扑面,咕噜咕噜的气泡声穿梭于人们的欢笑之中,也让安迷修联想到了一个人——在这里,大街上随意喝酒的风俗一定会让他羡慕不已吧。

他很喜欢这里——塞维利亚。

他喜欢透过棕榈树粗长的的叶片欣赏不刺眼的阳光,倾听巴洛克式的喷泉发出叮咚作响的水声,伴随着凉爽渗入人心,用面包屑喂给广场上憩息的鸽子,观赏它们腾飞时张开的翅膀和落下的羽翼播撒那份他内心渴望的和平;喜欢穿梭于塞维利亚王宫静谧的骑廊之中,抬头看着古旧的铸铁吊灯欲明未明……


富丽堂皇的巨型挂毯悬挂在王宫的拱形大厅中。挂毯上所编织的,是过去西班牙的国王,查理五世,那个毫无忌惮单枪匹马的孤独骑士,用他那份不合时世的狂热骑士精神和赤忱的信仰感染了整个西班牙并为之奋勇前行。1525年在帕维亚战役中击溃法国士兵,以及在1540年左右同有“红胡子”名号的海盗海雷丁与土耳其军的激烈战斗。那个狡猾、暴虐、过去能与圣约翰骑士团平起平坐的海盗海雷丁,安迷修甚至都能把他与那个人的身影重合起来。

而现在站在这儿的安迷修,因为强烈的共鸣所让他看到的沉重的锁子甲,锋利的骑枪和健步如飞的温血马,同现世中大多数人所对他心中那份顽固的骑士精神表示迷茫和不解以及少部分譬如雷狮这样的人带着一种玩味和对此自生自灭的态度去观望这个纠结于自身信仰的“最后的骑士”的画面堆砌起来,只让他感觉一阵眩晕。安迷修救过很多人,他也杀过很多人,在雷狮这个“恶党”眼里,这些被救和被杀的人根本没有什么区别,只是安迷修硬是要把他们分做两类:弱者和强暴,而这种顽固不化的思想对雷狮来说仅仅是无端生出,自我消亡,就像查理五世的命运也已同画布上那日落的黯淡背景相融,浪漫英勇的骑士精神也淘汰为苟活于现实世界的精神支柱,最终化作泥沙流入时间的沙漏之中。

这让安迷修的眼前开始发昏。

他看到眼前的挂毯化作了沙石,眼前洁净的地面化做了沙石,拱形大厅化作了沙石,塞维利亚王宫化作了沙石,喷泉化作了沙石,树木化作了沙石,他所目及的所有的东西,都化作了沙石,广场上的鸽子也消失了,沙石从指缝间流下,落到地面上,汇聚成一片没有边际的沙场。


闪电再一次蹿进他的视野中,雷鸣声在他头顶徘徊,他听见了那个熟悉的声音,那个熟悉的嗤笑声,他回想起了那个眼神,那个满是轻蔑的眼神,就这样出现在他的眼前。

“安迷修。”他喊了安迷修的名字,打量他略带迷茫的眼神,随即放声大笑起来,“你知道你刚才在干嘛吗?你是不是当骑士当厌了!你居然睡着了!”

安迷修不置可否。

也许他真的是疲倦了。

也许那份信念真的是脆弱的,不堪一击到任何人都可以质疑它。

尽管必将被唾弃,必将被时间冲刷,必将引来无数人的蔑视和耻笑,但那时他自己的誓言,是他无比坚持的,给予他勇气的支柱。

是的,这才是一个骑士。
——————

尾语:


第一次写安雷真的很紧张啊。


文章有一些历史的东西,欢迎挑错。选西班牙是因为它曾经是骑士帝国。


评论(1)
热度(7)

© EZ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