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Z

这里易子,正直声明:从不开车

日常快递

大概是天真,也有天吉吧(都是cb)。
ooc注意。
这是来自佩恩&特勒秀的一个梗。

有些刺眼的夕阳一层一层铺开,他丝毫不在意破烂书卷散发出的弄弄纸张味的扑鼻而来。窗是半开的,风就从那入口钻进来了,挈着门的一边,将它像钟摆一样摇来摇去,有时就恶作剧地与墙壁发出“砰”的撞击声。
“嘿咻嘿咻——”这时候,夜长安吉搬着一个快递走了进来。等她把它放下后,用手抹了抹脸上的汗。
“啊,还在看书嘛。”夜长安吉看着待在图书室里的真宫寺,“都快半天了。”
“唔——?我好像才来这里七分钟吧。”真宫寺看了看表。
“是神大人这么说的啦。”夜长安吉双手合十。
“先不说这个了,那是,鄙人的快递?”真宫寺看着那个造型如同黑匣子一般贴着硕大的“易碎轻放”警示牌的快递。
“神大人说,这可能不是你的。让安吉看一看……喏,收件人是——”夜长安吉搜索着快递上是否有写收件人。
“哦,是天海呢!”
“唔?那不应该送到他家吗?”
“但是他喜欢乱跑啊[1]。”夜长安吉说着,“而且看着个东西似乎很贵重,干脆就寄到才囚学园了吧。”
[1]指天海四处冒险的意思。
“那要不要和他说一声,我们把快递放到图书馆了?”
“但是安吉没带手机呀。”
“……”
“喂,天海君吗?鄙人是真宫寺是清——嗯?喂喂?”
“喂!天海君?你那边信号怎么这么差?什么?什么上岸?”
“喂喂,天海君?”
“……”真宫寺默默地放下手机。
“他那信号差的过分吧,什么都听不见。”
“所以说他爱乱跑呀。”夜长摊着手。
这时,真宫寺的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天海拨回了电话。
尽管真宫寺非常详细地把快递这事描述给了天海,但是天海一番表示自己根本没有订快递的话使得真宫寺一脸懵逼。
“可这收件人上打得就是あまみ らんたろう(天海兰太郎)啊。”
“这我就不知道了,我先回来看看吧。”
“哦,行。那快递是放在靠近门边的那个拐角——嗯?这杂音太大了点吧,喂?你听得见吗?喂,喂,喂?”
“唔呃。”真宫寺放下了手机,“这杂音也太……”
“神大人说,这是私人飞机螺旋桨轰隆轰隆转的声音。”
“唉?!”
“别管这个。话说回来,你之前在看些什么书呀?”
“只是很普通的书,《丰受皇太神宫御镇座本纪》,最近突发奇想,想研究一下日本巫女。”
“唔……虽然安吉不太懂,但是神大人说是清一定在这个方面有所成就的。”
“呵,估计是没有吧。”
“神大人一般说得很对哦——啊咧?”
此时,真宫寺的手机响了起来。
“莫非是天海君?”真宫寺拿起手机,“嗯?怎么是王马君?”
“喂,你好,鄙人是真宫寺是清——”
“啊啊啊!不好啦!”电话那头响起了王马惊慌失措的声音。
“唔……怎么了,王马君?”
“你们、你们,有收到一个快递对吧!”
“是的,怎么了?”
“太糟糕啦!那是寄给我的!”
“但是……上面写着收件人是天海君来着……——等等,你怎么知道我们收到快递了?”
“这件事是天海酱告诉我的,因为我之前和他提到过我订了快递的事。”王马说着,“收件人写错了啦,因为之前天海酱曾经拿我家的电脑订过快递,系统就直接默认了。”
“呃……信息量好大。”
“等等!你们有动那个快递吗?”
“有……我们把它搬到了图书——”
“啊啊啊!糟糕过头了吧!被你们碰到的话要全完了!这个快递我不要了,你们自己分吧。好糟糕啊,呜哇哇!再见。”
“喂,等等!你到底订得是什么东西?喂喂?”然而对方早已挂断了。
“什么莫名其妙的?”真宫寺此时更加懵逼。
“比起这个,王马说他不要这个快递了吧,那安吉就能拆开啦喽?”
“嗯?等等,王马君订的东西……万一是危险物品呢?”
“但是神大人说里面会有好东西。”安吉兴高采烈地拿了一串钥匙将胶带撕开。
“会是什么东西呢——啊咧?”安吉掰开黑色的塑料板,却看到里面躺着十几个玻璃瓶装的无色液体。
“嗯……?”真宫寺也凑过来,他拿起一个瓶子,上面印着一些文字,但真宫寺并不能看懂。
“唔……我看看,这好像是法文……这写的应该是这瓶……饮料的名字吧,我翻不出来。”真宫寺表示歉意。
“没关系的,你看这里有张卡片,上面写着,原产自法国的‘罗比奈特水’,纽约知名酒吧供应同款,七美元一瓶限量版。”
“啥……王马君会相信这种传销手段?所以这是……水?还是酒?”真宫寺问。
“唔,喝喝不就知道了。”
“啊?等等——”真宫寺眼看着安吉把瓶子盖打开,“嗯,鄙人先闻下味……好像没啥酒味啊。”
“那安吉先喝一口喽。”
“唔?要不要这么快啊!”
“咕噜咕噜——唔……好像就是水啊。”安吉喝了一口。
“哈?”真宫寺拿起一瓶端详着,“要是普通的水,为什么被我们碰到王马君就不要了?”
“因为……总统要求总是很多嘛。”
“……”
“唔……还挺好喝的嘛。”夜长又喝了一口,“虽然味道有一点点怪。”
“呃……味道怪怪的才有问题啊!话说你就那么渴吗?”
“神大人说,喝水有益身体健康。”
“唉……”
“你也喝一瓶嘛。”夜长热心地对真宫寺说道。
“噢……”真宫寺尝了一口。
“什么嘛,就只是水而已,虽然味道确实有点不一样。”真宫寺说道,“这一瓶七美元这也太坑了点,王马君这是被骗了吧。”
“总之,我们现在有一箱水呢!要好几天才能喝完呢。”
“你好像很高兴……”真宫寺默默吐槽着。
“完全没有哦。”
然后两人靠着几瓶水在图书馆度过了这个傍晚。

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一个人走了进来。
“两位晚上好。”天海走了进来。
真宫寺放下了手中的书,此时安吉已经头枕在桌上睡着了。
“啊……天海君,你到哪去旅游了?”真宫寺问。
“就……随便一个地方而已。”天海拉开椅子坐下。
“话说那个快递呢?”
“哦,王马君后来打电话说收件人打错了,应该是他,不过这快递现在他不要了。”
“……这样啊。”天海走到了那个已经被打开的黑匣子前,“所以快递……就是这个?”
“是的,但是已经被我们分掉了……”真宫寺讪讪地说。
天海没有作声,蹲下来看了看快递盒中的几瓶水,并看了看那张卡片,沉默了很久。
“怎么了?”真宫寺问,“有什么不对吗?”
“这个……”
“难道是这‘罗比奈特水’真有问题?”真宫寺问。
“不是啦,它的确是水。”天海摆摆手,
“但是……‘罗比奈特’的意思,是水龙头来着。”

评论(4)
热度(13)

© EZ | Powered by LOFTER